企业责任

我们对网络初步了解联同数字数据的即时传输以及过时条款已为网络犯罪及其他好做坏事的人所利用创建了一个成熟的环境。对于这些坏人任意践踏价值观,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政府有在网上社区中制定和实施行为和商务的法定标准的作用,正如政府在离线环境中所做的一样。 网络的无边界本质可能模糊职责的界限,但这不应该降低政府促进和维持其网民安全的作用。 管制过度可能抑制创新,但并非全面解决消费者网络风险并假定市场会找到问题的答案,这种治理毫不负责。 但不应该只有政府有责任。

网络社区必须在一系列明确的规则管制之下发展,我们都必需富有负责感。 在网络生态系统中有一些有钱有势的科技综合企业已垄断企业。 拥有的财富和权力越大,随之而来肩负的责任感就越大…,而这种责任不仅局限于对股东负责。 我们需要不断地提醒他们权势自带的道德职责。 他们也有维持网络安全、透明、可访问的职责。

例如:

  • 科技行业在让网络向消费者提供的功能变得更透明、让他们更易于了解并在任何消费者感觉不适时提供简单的退订功能也发挥着一定作用。 消费者有权了解他们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何时被交易,例如当他们下载”免费”应用、插件或其它服务时。 他们不必费劲看完条件和条款文档的多个法律页面来查明他们在合约上是否同意成为一个数据点。
  • 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公司和用户生成的内容平台应对配置、助长或怂恿违法行为页面上显示的广告负责,尤其当它们与网站所有者或非法内容的上传者分享广告收入的时候。 若一个科技公司的算法或电脑证明识别上述的不法分子无效,那么,应雇用人类团队使可行政策和预防措施得以实施。 没人期待科技公司维持网络治安,但他们一定能成为保护用户的社区监督团队中更主动的参与者
  • 威胁或支持恐怖主义的视频或信息已在违背主流社交媒体公司的用途规则。 不负责的社交媒体公司要助长上述的暴力极端主义。 可是仍能轻松找到上述内容。 许多科技公司不采取行动,依靠政府查出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而不是说服政府并说明能采取什么措施。 毕竟,他们是最了解自己平台和什么技术解决方案将最有效的人。

健康和安全一直是消费者产品设计和生产中的关键部分。 为何健康和安全在网络在线环境中应有差别。 若与健康和安全有联系,那么就该受到保护。

thumbnail of Follow the Money Report – Mike Weatherley MP[3]

 

thumbnail of Mike_Weatherley_Report_Search Engines and Piracy a